昆侖岩
  對鄧小平最好的紀念,是要像他一貫倡導的那樣,以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完整準確地理解偉人思想,並用以指導我們的工作。就說“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這句話,的確是鄧小平說過的,但只孤立強調這一句,符合他反對錯誤傾向思想的完整含義嗎?若不顧實際情況變化,當成不變教條,恐怕就更有違他的思想準則了。
  像我們這樣的大黨、大國,在改革發展的新形勢下,黨內國內的思想政治情況複雜多樣,且在不斷變化著,反對錯誤傾向的鬥爭必須從實際出發,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具體問題具體對待,有什麼錯誤傾向就反什麼錯誤傾向。如果不管什麼時間,不問具體情況,只用一個反“左”為主或者反右為主的固定模式來套,只會讓自己重蹈歷史覆轍。縱觀鄧小平在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時期抓反傾向鬥爭的歷史軌跡,他始終堅持既戒“左”又戒右,強調“要批判‘左’的錯誤傾向,也要批判右的錯誤傾向”。
  鄧小平之所以講“主要防止‘左’”,是有歷史和現實原因的。由於“‘左’帶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在我們黨的歷史上受“左”傾錯誤影響比右傾錯誤影響的時間更長、傷害更重,而“建國後,從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七八年,我們吃虧都在‘左’。”事實證明,“右可以葬送社會主義,‘左’也可以葬送社會主義。”
  對改革中發生右的危險傾向,鄧小平從未輕視,而是站在政治和戰略的高度敏銳察覺,堅決鬥爭,決不讓步。事實上,改革開放以來,鄧小平領導我們應對幾次大的風波,都是反對右的而不是“左”的錯誤傾向。他還一再指出,黨內存在“對‘左’的干擾註意得多,對右的干擾註意不夠”的問題。可見,反對右的傾向是長期性的歷史任務,是防止改革開放過程中發生顛覆性錯誤,必須立場堅定,來不得半點含糊。
  更值得重視的是,鄧小平在對當時的幹部提出主要防“左”要求的同時,特別強調:“對青年人來說,右的東西值得警惕”,“他們不知道什麼是資本主義,什麼是社會主義,因此要對他們進行教育”。就是說,防“左”不是一概而論,對“青年人”主要是防右。當時的“青年人”,今天已成為社會的主體,而且也是黨政幹部的主體。他們最大的特點,恐怕恰恰是腦子裡沒有多少“左”的框框,肚子里沒有多少馬克思主義功底,在改革開放的熏陶中接觸西方的東西比較多,受西化思想觀念的影響比較深,容易迷失社會主義方向。
  想想鄧小平晚年的鄭重告誡:“西方國家正在打一場沒有硝煙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所謂沒有硝煙,就是要社會主義國家和平演變”;“中國要出問題,還是出在共產黨內部”;想想這些年西方敵對勢力從意識形態到經濟政治領域對我國滲透顛覆,造成資產階級自由化、私有化思潮泛濫的狀況;想想習總書記提醒我們汲取前蘇共亡黨亡國教訓的警言,難道還不該幡然夢醒嗎?▲(作者是昆侖策研究院常務副院長)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kt37ktrq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